正中堂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成功病例 > 肿瘤病例 >  > 正文

白血病

2018-10-05 18:14正中堂正中堂
  
        李xx,男、5岁,抚州市人。于2014年3月经江西省儿童医院和北京某医院确诊为急性髓系白血病。先后采用中西医治疗,先后在重庆市等知名中医专家处服中药1年多,病情未能明显好转,由于小儿病情恶化、四肢关节疼痛等症控制不了,不得已行化疗2次。于2016年9月26日经人介绍找到本所。诊时面色光白,自汗盜汗严重,饮食不佳,大便稀溏、膝关节时疼痛、发热、鼻岀血。经用中药调理3个月,小儿身体基本恢复正常,后停药观察,停药2个月检查化验也—切正常.....
        张xx,男,36岁。因头晕、乏力、心悸伴遍身瘀斑,齿衄1月余,以急性单核细胞性白血病(简称急单)收住院。刻诊:贫血貌,右面部有2一3个小结节,与皮肤粘连,无压痛,浅表淋巴结可触及广泛肿大,小者0. 5 cm X 0. 6 cm,大者约2.5cmx3cm,胸骨压痛(十),肝肋下1cm,脾肋下7 cm,四肢胸腹有散在的新鲜或陈旧的出血斑点,有的连成一片。 实验室检查:血红蛋白50 g/L;白细胞6.4x1护/L;原加幼单占22%;血小板2.8 x 109/L;骨髓增生明显活跃;原加幼单占78%;粒、红两系高度受抑;血小板少见。诊断:急性单核细胞性白血病。中药治则:益气养阴解毒。处方:生地15g熟地15g黄芪30g党参30g女贞子30g仙鹤草30g黄芩12g知母12g地骨皮30g阿胶11g丹皮9g山豆根15g五味子9g破故纸9g。共服70余剂。同时加用马钱子0.6g,柳树根30g。水煎服。西药应用COAP等方案。 住院治疗95天出院。出院后应用黄鼬粉,每次0.6--2g,1日2-3次,或干蟾粉每次0.3--0.6 g,1日2次,同时服用益气养阴解毒药,共服8个月,定期来院复查,未发现血、髓象的异常变化。目前,已停服各种药物14年,病人仍健康生存。
        曾xx,男,8岁,贵州凯里。85年2月发高烧,精神萎靡不振,食欲天天下降,每餐不到2两,颜色惨白,到川医检查,报告为“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予治无效。川医主治医师直对其父母说:不要医了,免得弄得人财两空。回去吧,当父母的哪个舍得眼睁睁的看到儿子死去,经人介绍来我处医治。初诊:病情如上述。我说不要着急,白血病是病毒,不是癌症,不能化疗、发高烧,白血球自然会降到正常,一凉血,鼻血自然会止。增加血液的浓度,血不妄行,就可以补偿血的损失。处方:1、靛玉红1瓶每天服2次,每次2片。2、紫雪丹6瓶 每天服2次,每次1瓶。3、当归9g生地12g银花15g盐黄柏4g鹿胶(另烊化兑药汁服)9g阿胶9g玄参12g贝母6g蛇舌草30g仙鹤草30g喜树果30g。二诊:上方连服三剂退烧,血止,头还晕,脾还大,食欲开,每餐可达2两。颜色好转。处方:1、靛玉红每天照服4片。2、当归10g玄参12g银花12g甘草9g板蓝根12g阿胶9g海藻30g昆布30g鸡内金12g喜树果30g蛇舌草30g。三诊:病已扼制住了,且有好转,回去坚持服中药。为处一方,令其带同凯里继服。处方:当归12g银花15g玄参12g甘草9g龟板9g鳖甲9g板蓝根12g喜树果30g蛇舌草30g。从此以后信上反应病情,及时根据病情处方寄去。断断续续的服两年多的中药,病好了,人长高了,颜色红润,精神饱满。凯里检查说病好了,想我反应。我信告说解铃还须系铃人,你处医院检查的不算,还是来四川川医复查一下,看是否真正好清楚了。大家都放心。于是来成都到川医提出原始病历复查两次,果然好了。现在曾剑19岁了。
        邹xx,男、6岁,家住四川德阳。88年7月发烧,当地治疗不效,到川医检查,结论:急性粒细胞白血病。予治无效。告邹子云夫妇说:小儿无救。邹子云吓得魂飞魄散,急来我家告急,我听明情况,马上处一方:紫雪丹2瓶,买到就服。另开一帖(犀角,如无升麻代之)地黄汤全方加生石膏40克,一服即退烧。马上出院,经半个月治愈。处方是:犀角地黄汤加板蓝根、喜树果、紫雪丹、犀角无有用水牛角代,量加十倍。邹子云述:今年6月28日,我的6岁小儿子不幸患白血病在川医住院治疗,因化疗致使白细胞降至800,不慎感染,高烧不退,红霉素针剂和激素滴注都挡不住病魔的猖獗进攻。29日、30日,持续高烧,体温高达40.5度,小儿已昏厥胡言、人事不省,医生告诉我和我的妻子,小儿无救。我们闻言如雷击顶,抱头痛哭,难道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死神将小儿性命夺走,实在不甘心。30日凌晨,我怀着一线希望急急匆匆地走进鄢老中医的家门,恰逢他刚起床,听了我的述说后,立即对症开了一张处方。一剂中药给小儿服下后,小儿体温奇迹般地降了下来,7月1日凌晨6点,体温36.4度,正常了。此后,小儿就一直服鄢老中医开的药剂,病情日趋稳定渐见好转,现已出院。
        邹xx,男,45岁。1982年1月自觉疲乏无力,食欲下降,一天一天萎颓下去,像得了严重贫血病。1982年2月到川医检查,结论:慢性粒细胞白血病,至多能活4-5月。患者很乐观,说人生迟早都要死一回。不过不能坐以待毙,我去请中医试试看。因来我处医治。继诉其情况甚悉。我说:发高烧白血球都要升高,我看不成熟的早幼晚幼是病毒侵害到正常细胞的破裂,使它泛滥成灾,不一定就是癌。我给养血滋阴解毒处方,有效再看。处方:秦归15g生地15g玄参15g银花15g甘草12g板蓝根12g蛇舌草50g龟板15g(先熬)木蝴蝶30g。再诊:上方一服就效,精神一天一天的好转,因此不来转方,两天一剂,活了五年。到87年7月因重感冒,发烧、头昏、四肢无力,又像病犯了的样,我看脉说:你两手的寸脉皆浮,是伤了风,寸浮伤风,头痛鼻塞。两剂人参败毒散就会好的。果然。后来几年没有来过,不知他还在否,就打他死了也都活了五年,所以四妙勇安汤加千丈子、蛇舌草治慢粒都值得研究。
        范xx,男,42岁,郫县。1992年1O月形容憔悴,步履艰难,经医院检查,结论:慢性粒细胞白血病,说是不易治疗。用西药治疗一段时间没起色,因到我处医治。诊断:腰痛腿软,食欲不振,颜色一天比一天萎白,眼睑指甲毫无红润之气,怯冷,人昏体不温,一望而知是一个贫血患者。法宜温肾补血,养肝健脾开胃。处方:龟板12g鹿胶12g秦归12g黄芪15g银花12g甘草12g阿胶12g千丈子12g枣皮(山萸肉)12g喜树果30g蛇舌草30g砂仁1Og。上方服下即感舒适,所以连服十剂始来转方,我看脉后,觉得六脉已经逐渐和缓,不疾不徐,每分钟七十二次脉搏,能饮能食,不过容颜还不及好人红活而已,我说:药已对症,不宜妄动,再服,加生地通血,熟地温血,照服下去,自然一天一天的会好起来的,连续服中药四个月,复查正常,今已年余健在
         冯xx,男,45岁,成都簇桥。1986年7月感觉疲乏无力,颜色不对。8月到川医检查为慢性粒细胞白血病,住院治疗病情反覆时好时歹,乃出院来我处医治。我用四妙勇安汤加板蓝根、千丈子(木蝴蝶、千张纸)、龟板等半年治愈。
         李xx,男,22岁,某大学计算机专业的学生,1988年诊治。因患急性拉细胞白血病在某医院血液科住院治疗已3月余,病情仍不见好转,依靠翰血维持生命,故请陈老会诊。患者素体较壮偏肥胖,但面色土黄,晦暗无光泽,肌肉松懈不实,唇舌淡白,牙眼肿胀,有出血痕迹,牙齿枯稿色灰暗,并有牙眼出血、皮肤紫斑、心悸、气短、乏力、睡眠多梦、多汗、头晕等诸多不适,脉沉细无力.予以疗急白方加减(曾加田七、白及、牡丹皮等)治疗月余,以前未用中药治疗,故初用效果很好,症状明显改善,情神好转。该患在治疗年后.因感染病情加重,后大出血死亡。处方:当归25g白芍50g乳香20g没药20g生龙骨20g生牡厉20g生地50g黄氏5Og石昌蒲15g柴胡20g党参20g丹参20g龙葵50g玉竹50g鹿角胶log天冬15g兔丝子15g山茱于20g,大补元阴元阳,逐淤攻毒、等半年治愈。
杨xx,女、11岁,开始由本省血液病专家治疗无效,又转石家庄血液病医院治疗无效,后又转北京让中医血液病专家治疗也不见好转,前后达2年半,最后由我治疗半年,红、白血球基本升至正常,但始终解决不了血小板减少和鼻衄、皮肤出血点问题。在万般无奈之际,突然想到半年前有一张化验单乙肝5项是大三阳,肝功轻度异常,于是决定暂时放弃对再障的治疗,用笔者验方“乙肝解毒汤”(虎杖、龙胆草、土茯苓、柴胡、白花蛇舌草、茵陈、露蜂房、五味子、泽兰、丹参)治疗乙肝,服药两周,竟然未见鼻衄,血小板由3万升至16万。这真是喜出望外,“歪打正着“。既然这样的治疗有效,故效不更方,又服药两月,前后共服此方70多剂,化验血常规、乙肝五项、肝功能全部正常而停止治疗。现已观察8年再障和乙肝未见复发。
        程xx,男、13岁。气息奄奄,由其父背来就诊。询知两月前突然高热寒战,体温40℃,鼻衄如注,2日不止,大便如柏油状。急赴山医三院,4月5日入院(住院号77--0723),经抢救脱险,但极度贫血,血色素4克,输血1600毫升无效。用COAP方案化疗2疗程后,处于弥留状态。5月5日病危出院。出院诊断:“血色素4克,白细胞36万,急性粒细胞型白血病。病孩面色萎黄虚浮,唇指白如麻纸,眩晕不能坐立,纳呆,日仅进食1~2两,五心烦热,心动震衣,自汗如洗,两目失神;舌如去膜猪腰子,光绛无苔而干,六脉浮弦搏指,一息七至以上。从脉舌形神见证,已属气阴两竭之死候。然其父悲伤哭泣,情极可悯。又诊病孩趺阳、太溪、太冲三脉,尚不致散乱,不吐不泻,尚能进食,胃气未至败亡,一线生机未灭。遂以当归补血汤、生脉散合方,重用参芪,加山萸肉,益气固脱:生黄芪30g当归、红参(另炖)、麦冬(小米拌妙)、五味子、三仙炭、炙草各10g山萸肉、九地各30g砂仁10g元肉、女贞子、旱莲草各15g阿胶18克(化入)鲜生姜5片大枣6枚,浓煎,小量多次分服。5月28日二诊:首剂得效,上方连服10剂。服3剂可起坐,服5剂后可进食半斤,头晕大减,精神转佳,服至第7剂已能下床散步,舌上布薄白苔,津润,胃气来复,大是佳兆。服完10剂后,日可进食1斤多。不料前日忽然泛呕泄泻,腰困如折,脐下筑动应衣,泛酸嘈杂,喉中痰鸣如拽锯,瑟缩畏寒,下肢发凉,脉浮尺虚,舌变白腻。其父意谓感冒风寒,然则足不出户何来感冒?此必久病伤肾,元阳不固,厥脱先兆。本拟加鹿茸血肉有情之品,温养肾督,促其生血。奈患者住院已耗资数千元,贫病交困,姑以肾四味,性味和平,温阳益精之品代之,温养肾命,双补气血为治:生芪30g当归、红参(另炖)、元肉、姜炭、三仙炭、炙草各10g土炒白术、山药、炒谷麦芽各30g阿胶(化入)、生半夏、茯苓各12g,肾四味(枸杞子,菟丝子,仙灵脾,补骨脂各30g)60克,鲜生姜10片,枣6枚。6月20日三诊,服2剂后胃寒退,泻止脉敛,服5剂脐动隐,元阳固,食增,两目有神,可出户外玩耍,10剂服完,每日温习功课,跑跳看戏,已如常人,两目神采奕奕,食纳大增,脉中取和缓从容,血色素上升至7.5克,白细胞降至ll万。效不更方,加参鹿膏10克,10剂。7月18日四诊:血色素上升至9.5克,白细胞降至5万7千,原方守服7剂。 8月27日五诊:血色素11克,白细胞2万7千,稳步向愈,因贫困,停服中药,予单味参鹿膏150克,半月量。至9月22日,血色素12克,白细胞19500,余不胜欣慰,嘱病家加意调护,慎饮食,避风寒,以防不测。
       《李海医案》:曾xx、男、10岁,长期高热,持续在38℃一41℃之间,上午重.伴皮疹、肩关节痛,肝脾肿大,面色萎黄,神疲乏力。白细胞升高,红细胞减少,抗“0”增高,血沉快。血培养阴性,骨髓涂片检查提示:感染。白蛋白降低,r球蛋白增高等症状。西医诊断为:变应性、亚败血症。中医诊断为:发热(气虚发热)。西医给予一般支持疗法和对症治疗,体温下降到37℃左右.停药后体温又回升到381C以上,逐改用补中益气汤加减;黄氏15g党参lOg黄精l0g山药15g获令12g白术l0g甘草6g,水煎服。共服40余例,体温正常,关节痛消失,白细胞正常.血沉降到70毫米/小时,肝脾回缩到正常范围,血色素上升到70一90%,心脏杂音消失。后随访无复发。
        胡xx、男,28岁,2000年9月25日初诊。患者确诊再障一年余,因接受雄性激素、免疫抑制剂等治疗无效而求治于周教授。平时症见头晕乏力、面白无华、形寒肢软而手汗多,近一周又出现咽痛发热、皮下癖点.舌淡苔薄,尺脉沉细而寸脉浮。血 常 规 示 : WBC 214 ×10g/ L , Hb54g/ L , PL T18 × 10g/ L 。中医诊断 : 虚劳。周教授辨证为脾肾亏虚 , 复感外邪 , 邪热伤络。治以祛邪解毒 ,佐以扶正。药用金银花、连翘、黄芩、生地各15g蒲公英 20g炒丹皮、赤芍各 10g牛角粉、太子参各 30g炙甘草6g。服药 1 周, 发热退 , 肌衄明显好转。再予固本调治方药: A19/13/1/4/3黄芪30g 当归、白术、炙甘草、阿胶 ( 烊化) 各10g 党参、炒丹皮、熟地、生地、玉竹、茯苓、菟丝子、仙灵脾、枸杞、茜草各15g三七粉( 分吞) 3g 。上方加减治疗10月余, 查 WBC412 ×10g/L , Hb112g/L, PLT76 ×10g/L 。仍继续服药巩固。按 : 本患者脾肾亏虚, 外邪乘虚入侵, 邪热灼伤脉络, 标变热急, 故先治之。出血发热消退后,再予健脾温肾方药治其本, 兼以化瘀, 佐以滋阴。
        田xx、女、6岁。患白血病住xx省儿童医院,钱已花光而少效,问有何法试之何如?数日后病危出院返交城,邀陈老诊治。视之,该女素体虚弱不健,面色晄白无华,唇颊眼睑色淡,精神萎靡不堪,周身时见紫点,心悸气短时作,纳谷欠佳,二便自调,苔薄质淡,脉小细弱,综观诸症,辨为心脾两虚,统摄失司,肾脏亏损,阴阳失调。因心主血,脾统血,肾主骨生髓生血故也。治当心脾肾三脏并调,气血阴阳双补,宗当归补血、归脾、龟鹿二仙复方调治,嘱饮食谨慎护理适宜。黄芪30g党参15g白术12g茯神15g当归身9g炒枣仁15g元肉 15g远志 10g广木香5g龟板(先煎)15g麦冬 10g阿胶(烊化冲)12g陈皮 10g鹿角胶(烊化冲)8g炙草6g焦三仙(各)15g生姜三片大枣三枚。药用补气血调阴阳益心脾滋督肾。7剂后自觉精神转好,纳谷较增面色略红润,14剂后诸症轻减,服 43 剂后赴该院复查各项指标均属正常,诸位大夫无不惊讶。然而虽曙光初露,前途未可乐观,不可骤停中药,嗣后每月原方5-10剂以资巩固其效。追访多年,迄今未见复发,家属高兴万分,故而时有来往。其女年已及笄,经事来潮正常,现已上班结婚,生活幸福。
        庄xx,女,18岁,1990年12月7日初诊。患者1990年10月因高热1周不退在某医院诊断为急性早幼粒细胞白血病。化疗1个月未见缓解,且出现发热,持续6天不退,体温38-39 IC,伴头痛、口干渴、喜凉饮、烦躁、腹痛,大便6口未行,右下腹可触及一条索状物,经外科会诊排除急性阑尾炎,可疑为白血病细胞浸润所致,骨髓中原粒早幼粒51%,血红蛋白40/L,白细胞34 X 109 /L中性82,淋巴18。舌质淡,苔黄燥,脉细数。 治疗:清热解毒,增液通便。处方:地黄合剂(鲜生地250g鲜白茅根250g鲜麦冬l00g白芍60g丹皮30g。)加厚朴、枳实、莱菔子、元参。另服紫雪散。服药第2天大便已通,发热消退,诸症好转,继服地黄合剂1个月,复查血象及骨髓象获完全缓解。嘱继服地黄合剂半年以巩固疗效,1年后随访未见复发。
        常xx,女,19岁,于1994年8月12日因发烧、乏力1周为主诉人院。患者1周前无明显诱因出现发烧、乏力,在家按感冒治疗,无好转,继之皮肤散见出血点,体温有时达39℃,随来就诊。查体:体温38.2℃,面色苍白,精神差,浅表淋巴结无肿大,双肺底可闻及细小湿锣音,以右肺较著,皮肤散见斑片状出血点,大小不一,四肢较重,腹部未见异常。查外周血Hb70 g/L, WBC 180X109/L, PC60x109/L。查骨髓象增生极度活跃,原始+早幼粒细胞0.93.诊断:急性粒细胞白血病。中医辨证:热人营血型。治疗:化疗采用DA方案,予红霉素40mg静滴,连用3天.阿糖胞昔200mg,连用7天。中药以犀角地黄汤(犀角、地黄、芍药、丹皮)加减化裁。处方:水牛角120g生地15g赤芍10g玄参15g麦冬15g金银花20g连翘15g板蓝根30g黄芩10g丹皮10g白花蛇舌草15g鲜小蓟200g(干用20-30g)半枝莲10g三七粉3g鲜蒲公英150g(干用20-30g)鲜白茅根200g(干用20-40g)。每日1付,分次服用。3周后复查骨髓像,原始十早幼粒细胞0.32,外周血Hb85 g/L, WBC 46 x I护/L, PC110 x I护/Lo 3周后继用原方案化疗,中药仍以上方加减。5周后复查,骨髓像原始十早幼粒细胞0.3,达完全缓解。以后每月以DA,HOA等方案巩固化疗,中药以清热解毒、益气养血等加减治疗,患者病悄稳定。
        卢xx女、43岁,1980年12月11日来诊。主诉:身热二周伴皮下淤血点。[病史]患者因患白血病人院,发热二周,用抗菌素治疗,热势起伏不解(T38-39.5C),有时伴有寒战,无汗,头痛口干,神志情晰,近三天见皮下出血点。[舌脉】舌质红少润,苔腻,脉细数而无神。【检查】T38t,神萎,耳后及腋下触及淋巴结肿大,两颊及掌部可见皮下淤点,两下肢可见散在淤斑。血培养:绿脓杆菌。【辨证】邪热内陷,气营受烁,气血两亏。阴液耗损。【诊断】白血病合并感染。发热(气营两屠)。【治法】清气凉营,益气养阴,标本同治。【方药)皮尾参(生晒参中等级最低的)9g(另煎代茶)石解9g炒赤芍15g丹皮9g玄参9g鹿含草30g鸭跖草30g青篙梗9g川连5g连翘9g银花12g益元散9g(包)。(5剂),12月15日,身热巳退,腋下琳巴结逐见缩小,皮下淤斑色淡,无新的出血倾向,头痛已平,自汗神疲,脉濡带数,苔薄腻,再拟清泄余热兼以养阴生津。皮尾参9g制黄精9g丹皮9g炒赤芍15g银花12g连翘9g炒篙梗9g浮小麦30g糯稻根30g炒山楂9g炒神曲9g炒谷芽12g,调理半年患者病悄稳定。。
        成xx、女,17岁,因“头晕、乏力3月余,加重伴鼻红20天”以急性单核细胞白血病入院。患者3个月前,不明原因每于劳动时自觉乏力、头晕且逐渐加重。2个月前于劳动时突然鼻妞,持续约12小时,经治疗血止,其后又鼻妞6次,伴上肢紫斑,7天以来大便色黑。症见:头晕,乏力,纳食可,夜寐不安.大便色黑。体温37.1℃,心率100次//min,呼吸22次//min,血压12.711.33 kPao患者神志清,精神差,贫血貌,营养发育一般.全身皮肤猫膜见散在出血点,以胸部、臀部为甚,左下肢内踩上10 cm处有2cmx2.5cm出血斑。右耳前可触及1 CM X1cmx2cm淋巴结,有压痛,余浅表淋巴结未触及肿大、压痛。心律齐,心尖区可闻及IX级收缩期杂音,胸骨压痛(++),双肺呼吸音清,未闻及干湿性锣音。腹软,无压痛、反跳痛,肝、脾(一),舌质红,舌苔薄白,脉象细数。实验室检查:血红蛋白46 g/L,白细胞5.1x109/L,其中幼稚细胞占42%;血小板84x1沪/L0骨髓象:增生极度活跃;粒系增生异常活跃,原幼+原单细胞占42%,红系、巨核系受抑制;全片未见巨核细胞。红细胞沉降率115 mm /h,颅脑CT:颅内出血。中医诊断:眩晕(V血阻窍);血证(气不摄血);虚劳(气血两虚)。西医诊断:急性单核细胞白血病。辨证分析:患者青年女性,体质素弱,先天不足,后天失养,时有外邪侵袭机体,客于机体则发病。因正气亏虚,气不摄血,导致鼻妞、紫斑、颅内出血等各种出血,舌质红、舌苔薄白、脉细数为正虚邪盛之象。治疗过程中,应用活血化瘀、补益气血之剂联合化疗治疗1个疗程。二诊:2个月后患者月经来潮,量多,色鲜红,继起高热(39.1t );改用补益气血之剂治疗,月经量减少。三诊:14天后体温仍高(39.8℃),随改用《温病条辨》清营汤为主组方:水牛角粉30g生地15g玄参12g丹参12g黄连9g丹皮12g知母12g紫草9g太子参18g,水煎服,日1剂。四诊:2天后的上午10点半,患者突然躁动不安,意识模糊,呼吸急促,瞳孔等大等圆,对光反射存在,颈部有抵抗感,血压20.0/12.7 kPa,心率132次//min,律整,双眼底有大片新鲜出血。临床考虑为颅内出血。上方加人钩藤30g水牛角粉用至45g,水煎服。1小时后神志转清,仍头痛重,两眼视物不清,继日晚7点,体温下降至38.5℃。调整前方,加入葛根30g柴胡12g麦冬12g,水煎服,日1剂。五诊:5天后体温恢复正常,精神好。以前方减水牛角粉、钩藤、葛根,继服。六诊:10天后,化疗也已结束,血象、骨髓象检查均正常,急性白血病完全缓解出院。【按】本例患者入院时一派虚象,后继起高热,以致热扰神明,神识不清。是由于颅内出血导致的高热,属于邪毒内发。而邪毒内发引起的高热则是由急性白血病自身症状及特点导致的,如本例中颅内出血是由于白血病患者血凝系统异常引起的。热扰神明,则神识昏蒙,意识模糊;热伤血络,则颅内出血。“大抵出血以下为顺,滋上为难治”。颅内出血,最为凶险,凉肝开窍、泻热解毒、凉血止血为其基本治法,治宜清热解毒化瘀为主。
        龚xx、女、48 岁 , 2001 年 11 月 12 日入院。患者患急性非淋巴细胞性白血病11 个月,历经九次化疗, 最后四次未获缓解, 病情日趋恶化, 发热已二十余日, 体温38.5 ℃左右, 午后尤甚, 汗出不能自解, 时时背寒, 精神疲惫, 面色苍黄, 乏力短气, 口干, 牙龈肿痛, 纳呆, 舌质淡,苔厚腻, 脉细数。外院曾反复予抗感染及糖皮质激素而热不退。周教授诊查后, 辨证为脾虚阴亏、热毒内盛。治以健脾滋肾、清热解毒, 处方:生黄芪、党参、炒丹皮、金银花各15g当归、白术、山茱萸、炙鳖甲10g甘草、木香各6g生地、蛇莓各20g蒲公英、白花蛇舌草各30g。服药 1周体温趋于正常, 精神好转。改服定清片 (本院制剂) 控制肿瘤细胞增殖。按: 本病属中医“急劳”, 患者历经九次化疗,热毒未清而气阴大伤, 正虚邪实, 阴阳欲竭, 故虽急当清热解毒治其邪毒, 亦应健脾滋肾摄其阳, 寒温并取, 扶正祛邪, 终达退热目的。

 

           更多病例在整理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