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中堂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成功病例 > 肿瘤病例 >  > 正文

肾肿瘤

2018-10-05 18:15正中堂正中堂
       查依辰,女,5岁,上饶市鄱阳县人,18270425193(母亲)、13694830885(外婆)。于2014年12月经上海儿童医学中心和浙江省儿童医院确诊为肾母细胞瘤并广泛转移,西医已无法治疗,劝家人放弃治疗。后经人找到上海某知名中医专家采用中西医结合治疗近3个月病情未见好转,告知家人已无更好办法。于2015年3月3日经在临川—中带孙子读书的亲戚介绍找到本所。诊时面色惨白,发热、呕吐难食、大便干结渗血难解、小便阻塞滴血,腰痛,已属病危状态(因为家人们先后到有关医院求治都被拒绝治疗)。当时我也劝其放弃治疗(因为当今医患关系恶劣,造成大部分病人“病有治而人无治”呀,若不是家人们让我解除顾虑,这小孩也肯定无救),但家人们恳求死马当活马医,我只好让病人住下来试治。由于家人们让我大胆救治,救不了也绝无责怪,为了不辜负家人们的期望与信任,我便凭着胆大心细行医准则、认真分析了病情后处方,并亲自煎熬。服药1天后发热轻,2天后大小便稍畅,3天后大便通顺无血,小便拉岀大量血块后尿色基本正常。由于小儿体质极度虚弱,我便建议住下来调理—段时间,家人们便在我诊所对面租了—套房子住下。经中药调理2个月,小孩各方面基本上正常,只是体虚—下难恢复,便建议可带药回家调理,后经调理半年停药观察,从在我所治疗到现在已经近3年,至今身体正常。
       徐xx,男,56岁,绍兴城区企业职工,2004 年 12月11日初诊。肾癌局部转移在杭州某三甲医院手术并正规化疗,但日益形成恶液质趋势,家属陪其至绍兴中医院治疗。当时患者自觉乏力,神弱纳减,大便偏溏,小便频数,瘦如柴,化验CEA300多单位,尿见红细胞,腰部酸胀,舌质黯红,苔薄,脉沉细弱。处方:炒白术60g绞股蓝30g生晒参9g鲜铁皮石斛10g虎杖根30g蛇舌草60g半边莲、半枝莲各30g生米仁60g白毛藤30g大小蓟炭各30g三七30g仙鹤草30g炒川断30g炒杜仲30g地锦草10g焦三仙各15g炒鸡内金15g生甘草 18g。2周后,喜告服药后纳食增加,精神转好,形体渐丰,大便成形,一月后多次小便化验未见红细胞,遂上方去大小蓟炭、仙鹤草、地锦草,加猪苓、茯苓各30g金狗脊30g,续服2月后诸症皆除,乃再以此方加减维持治疗3 年余,改间歇性服药,坚持定期复查,未见复发、转移。至今正常生活,并能上班坚持轻便工作。[按语]:常老基础方中焦冬术、生晒参、石斛、炒鸡金、炙甘草健脾益胃,增强中焦生化之功,以后天补先天;炒杜仲、炒川断补肾壮腰;莪术、原三七活血散结;生薏苡仁、猪茯苓、蛇舌草、白毛藤、虎杖、半枝莲利湿化浊、解毒抗癌;炙甘草调和诸药。验案中患者癌肿已局部转移,病属晚期,虽经手术及化疗,但仍有较大转移、复发危险,且手术、化疗等治疗,严重耗伤正气,损伤脾胃,故需扶正抗癌并重。此时扶正重在恢复脾胃运化之功,故予炒白术、怀山药、生晒参、鲜铁皮石斛健脾益胃,顺脏腑之性,润燥并施;并配合焦三仙、炒鸡金的消导之功,使脾胃健,纳运复,气血生,方显生机;以虎杖根、白毛藤、蛇舌草、半边莲、半枝莲、生米仁、原三七重剂抗癌,抑制肿瘤转移、复发之变;辅以大小蓟炭、原三七、仙鹤草止血,炒川断、炒杜仲补肾壮腰,地锦草止泄,对症治疗。服后诸症渐次改善,生活质量明显提高,至今已生存八年余且生活完全自理。
        李xx,男,70岁,退休,2012 年 11月22日初诊。主诉:右肾癌术后1 年半余,左肾占位 1个月。病史:患者于1 年半前在体检时发现右肾占位,后行腹部CT、腹部MRI检查,临床诊断为右肾癌,遂在北大医院行右肾癌手术切除,术后病理诊断为透明细胞癌,术后以干扰素、白介素交替治疗3个月。1个月前复查发现左肾占位,大小2.3cm X 3.4cm。因患者右肾已切除,现只有左肾,患者不愿再次手术治疗。既往有糖尿病20 年及高血压病10 年。现症:精神弱,乏力,形体消瘦,纳差,大便溏,夜尿多,面色无华,眠可。舌红,苔薄,脉细弱。中医诊断:肾积,脾肾亏虚、毒热蕴结证。西医诊断:右肾癌术后,生物治疗后,左肾癌,透明细胞癌。治法:补脾滋肾,益气养血,解毒通淋。处方:熟地15g山萸肉15g茯苓15g猪苓15g白术15g山药 15g枳壳10g黄芪30g炒三仙30g龙葵 15g土茯苓15g白英15g生苡仁20g砂仁3g女贞子 15g构杞15g甘草6g。2013 年 2月21日二诊:患者精神好转,形体消瘦,体力较前恢复,食欲好转,大便基本成形。舌红,苔白,脉细弱。处方:上方减猪苓、龙葵、白英,加莪术9g金荞麦15g仙鹤草 15g。按语:在肾癌的治疗中,对于早中期局限性癌灶未扩散阶段,手术治疗是首选。而在根治性肾癌切除术和单纯性肾癌切除术后和晚期肾癌患者,同时采用免疫疗法可调动免疫力,延长生存期,缓解症状,对稳定病情也是一种重要手段。分子生物学研究发现,大部分肾透明细胞癌细胞中存在VHL基因的缺失或失活,这些肿瘤发生、发展的生物学机制成为肾透明细胞癌靶向治疗的基础。因此如贝伐单抗、索拉非尼也是晚期肾癌的一种治疗选择。此例患者一侧肾已切除,如对侧肾再手术治疗,有可能之后面临透析治疗。方中以补肾健脾、益气扶正为主,配合少许软坚化痰、解毒抗癌 药物以祛邪。因患者身体较弱,正虚邪实, 目前正虚为主要矛盾。肾癌 晚期体质较差的患者采用中医药治疗,对于稳定病情、提高生活质量、延长生存期有较明显疗效。
       毕xx,男,78岁,退休,2010 年 11月24日初诊。主诉:体检发现右肾癌 1 年半余。病史:患者于2009 年 5月在朝阳医院体检时发现右肾占位,后行腹部CT、腹部MRI检查诊断为右肾癌,未予治疗。近日查肿物增大,右肾下极占位4.3cm X 3.3cm。既往有糖尿病37 年及高血压病15年、甲减15年,1995年曾患腔隙性脑梗死,有前列腺增生症、肾功能不全5年。现症:精神差,反应迟钝,纳眠可,二便可,余无不适。舌淡红,苔薄,脉弱。中医诊断:肾积,脾肾亏虚、毒热蕴结证。西医诊断:右肾癌,病理不详。治法:补脾滋肾,解毒通淋。处方:熟地15g山萸肉15g茯苓15g猪苓15g白术15g山药 15g枳壳10g陈皮10g黄芪30g炒三仙30g龙葵 15g土茯苓15g白英15g生苡仁20g郁金10g夏枯草 15g甘草6g。2011 年 3月30日三诊:患者乏力,头晕,面色萎黄,食欲不振,纳少,眠可,大便正常,小便畅。舌淡红,苔黄,脉弱。处方:熟地15g砂仁3g山萸肉15g山药 15g茯苓15g泽泻10g猪苓15g赤芍i2g川芎10g土茯苓20g龙葵 15g白花蛇舌草15g生苡仁20g黄芪30g生白术15g升麻6g甘草6g。西黄解毒胶囊2粒,日3次。此后一直按时复诊。2011 年 12月14日六诊:右侧出现胸腔积液,在朝阳医院抽取胸水治疗,胸憋不明显,纳可,大便可。舌略暗,苔薄,脉弱。处方:葶苈子15g龙葵 15g椒目10g土茯苓20g半枝莲20g白英15g茯苓15g猪苓15g泽泻10g肉桂 5g白术15g黄芪30g女贞子15g炒三仙30g甘草 6g大枣5枚。西黄解毒胶囊2粒,日3次。2013 年 10月24日末诊:B超示右肾下极占位,直径约6cm,右侧少量胸腔积液。手抖,胸不疼,气不短,余无不适。舌稍暗,苔薄,脉弱。处方:葶苈子15g大枣10枚熟地 12g砂仁3g山萸肉15g丹皮5g泽泻10g茯苓15g山药 15g土茯苓20g生苡仁20g草河车15g龙葵15g陈皮10g炒三仙30g黄芪30g太子参15g益智仁20g枸杞 15g甘草 6g。目前仍在治疗中。按语:肾癌属中医“腰痛”“溺血”范畴。《素问·气厥论》记载,“胞移热于膀胱,则癃,溺血”,“少阴……涩则病积溲血”,“腰者,  肾之府,转 摇不能,  肾将惫矣”。《金匮要略》日:“热在下焦者,则尿血,亦令淋秘不通。”在肾癌的病机中,肾虚是关键,正气亏虚,百变由生。肾主水,肾阳亏虚,水湿不化,湿毒内生,气血凝结,终成癌肿。随着年龄的增加,衰老的过程不可避免,因此高龄患者本虚的矛盾更加突出。该例患者年高体弱,合并其他疾病较多,不适合手术及放化疗、免疫治疗等西医治疗,采用中医药治疗是最佳的选择。根据疾病发展的不同阶段辨证施治,不仅能有效缓解症状,还可以稳定瘤体,控制疾病过快发展。该例患者采用单纯中药治疗,以健脾补肾为基础,配合利湿解毒、化瘀抗癌为治疗原则,取得了满意的治疗效果。目前患者已存活4 年余。
        王xx,男,63岁,退休,2007 年 12月6日初诊。主诉:右肾癌切除术后7 年余。病史:患者于1999 年夏季因尿血,在中日友好医院进一步检查,考虑右肾占位,遂在该院行右肾切除术,术后病理示透明细胞癌,无淋巴结转移,术后给予干扰素、白介素治疗3个疗程。2006 年3月复查时发现双肺转移,行胸腔镜切除术。目前在煤炭医院行白介素、干扰素治疗。既往有糖尿病12 年及高血压病10 年、冠心病5 年。现症:近来咳血,不发热,纳可,不消瘦,无明显乏力,大便正常,汗出,咳嗽,有痰,舌淡红,苔少,脉沉软无力。中医诊断:肾积,肺肾阴虚证,西医诊断:右肾癌切除术后免疫治疗后,双肺转移胸腔镜切除术后,透明细胞癌。治法:补肺滋肾,解毒通淋。处方:沙参10g桔梗9g土茯苓15g白英15g生地炭15g侧柏炭15g仙鹤草 15g山萸肉15g杏仁9g浙贝母10g全瓜蒌15g海蛤壳15g炒三仙30g黄芪30g白术15g防风10g甘草 6g。西黄解毒胶囊0.5g,每日3次,百令胶囊lg,每日3次。2008 年4月2日二诊:咳嗽减轻,痰不多,下午下肢浮肿,耳鸣,偶下肢不适,尿不净,夜尿2-3次,暖气,脉较前有力,舌淡红,苔少,脉沉有力。处方:熟地 10g砂仁3g炒杜仲10g白术15g山药15g枳壳10g土茯苓15g郁金10g黄芪30g太子参15g龙葵 15g白英15g炒三仙30g女贞子15g金荞麦15g甘草 6g。成药同前。此后一直按时复诊,期间于2009 年1月复查发现左上肺门及右下肺门淋巴结转移,2011 年 7月B超发现胰腺转移,间断出现咳血。2013年 10月24日末诊:咳嗽,痰多,怕冷,纳少,大便干,1次/日,舌稍暗,苔薄黄,脉弱。处方:沙参10g桔梗9g前胡12g五味子10g白芍12g干姜3g百部12g百合10g龙葵15g虎杖15g草河车 15g仙鹤草15g陈皮10g炒三仙30g黄芪30g太子参15g生白术15g女贞子15g肉苁蓉20g甘草 6g。西黄解毒胶囊2粒,日3次。目前仍在治疗中。按语:肾癌在罕见的情况下可自行缓解,切除原发灶后肺内转移瘤灶缩小或消失,促使人们认识到机体的免疫功能与肾癌的发生、发展有关,对于肾癌的免疫治疗进行了大量的研究。临床上常见的免疫治疗为白介素-2、干扰素,单药的有效率为10% - 20%。肾癌在手术后采用免疫疗法与中医药联合方案,对稳定病情、改善生活质量、延长生存期有较明显的疗效。该例患者在治疗过程中,中药始终参与其中,在疾病的不同发展 阶段采用不同的辨证施治,但总的治疗原则仍不变,即注重补益脾肾亏虚,兼顾清除毒邪。 目前该患者已存活14 年,中药在稳定病情方面起了不可忽视的作用。
        杨xx,男,65岁,退休,2009 年9月10日初诊。主诉:血尿1 年半余,肾盂癌确诊半年。病史:患者于2008 年4月出现无痛性血尿,在当地医院行肾盂静脉造影、膀胱镜检查及MRI检查,诊断为前列腺增生症。2008 年 8月在北大医院泌尿科行前列腺穿刺,病理检查未见癌细胞。2009年 3月在北大医院行 B超及CT检查,诊断为右肾盂癌,随后在该院行右肾盂癌切除术,术后病理为右肾盂乳头状浸润性移行细胞癌,G3,肿瘤4.1cm X 2.3cm X l.lcm,侵犯肾盂周围脂肪,肾盂肌层血管内可见瘤栓。术后行膀胱灌注5次,全身化疗2 周期。既往有糖尿病5 年及前列腺增生症2 年。现症:疲倦乏力,小便不畅,小腹胀,纳可,眠一般,大便正常,舌质淡红,苔白,脉缓。中医诊断:肾积,肾亏余毒证:西医诊断:右肾盂癌全切除术后化疗后,乳头状移行细胞癌。治法:益气滋肾,解毒通淋。处方:瞿麦15g萹蓄15g黄柏10g龙葵 15g黄芪30g太子参15g白术15g茯苓15g猪苓15g肉桂5g炒三仙30g土茯苓20g莪术9g金乔麦15枸杞15g甘草 6g。西黄解毒胶囊0.5g,每日3次,软坚消瘤片 lg,每日3次。2009 年 11月19日二诊:化疗2个疗程后,因肾功能较差而停止。尿畅,纳可,大便正常,腹胀不明显,乏力较前减轻。舌淡红,苔薄,脉缓。处方:猪苓15g茯苓15g泽泻10g白术15g肉桂5g龙葵15g黄芪30g太子参15g苦参10g黄柏10g山萸肉15g山药15g枸杞15g女贞子15g怀牛膝15g甘草 6g。中成药同前。2010 年2月24日三诊:复查肝肾功能正常;CEA、CA199 正常,脑MRI检查正常;腹部CT示肝多发囊肿,左肾无特殊;胸片正常;胃镜检查正常。偶有排尿困难,偶尿频,纳可,大便正常。舌淡红,苔白,脉缓。处方:熟地15g砂仁3g山药 15g山萸肉15g丹皮10g茯苓15g猪苓15g肉桂 5g炒三仙(炒山楂、炒麦芽、炒神曲)30g土茯苓15g龙葵 15g白英15g苦参15g黄芪30g白术15g甘草 6g。成药同前。按语:中医认为肾癌病位在肾,尿血、腰痛为主症,肾虚是发病的关键所在,而又与脾、肝关系密切。肾癌的主要病机为内有肾虚毒蕴,脾肾阳 虚,气血双亏;外有湿热蕴困,邪凝毒聚日久成积。治疗上以扶正攻邪为主,兼顾其他脏腑,注意保护正气。对于早中期局限性癌灶未扩散阶段,手术切除是首选的治疗方法。该例患者在中医辨证治疗中始终围绕着补脾肾亏虚、兼顾清除邪毒的治疗思路。中药在肾癌的治疗中对于稳定病情、提高生活质量、延长生存期都有较明显的优势。该例患者在中药的治疗下症状改善较佳,复查正常,未见复发。
        杨xx,男,79岁,安徽省安庆市人。于1999年9月2日在安庆市立医院CT 扫描,显示“右肾占位性肿块”。同年9月10日在安庆石化总厂职工医院经磁共振(4097号)扫描见:右肾可见约2cmX l.5cm大小肿块,考虑为肾癌。因年龄较大,患者及家属未同意手术治疗,也未进行放、化疗。2000年元月12日来我院治疗。症见:发热、口渴、恶心呕吐腰部疼痛、血尿,腰部肿物包块日见增大,纳少、脉滑数、舌质黯红,黄白苔。诊断:右肾癌(湿热瘀毒型)中医辨证:湿热结毒,气血瘀滞。治则:清热利湿,活血散结。处方:慈丹胶囊(莪术、山慈菇、鸦胆子、马钱子粉、蜂房等。),每次5粒,每日4次;龙鹤丹胶囊(龙葵、仙鹤草、莪术、黄芪、丹参、王不留行、农吉利、泽兰、红花、桃仁、山慈菇、当归等),每次5粒,每日4次;天黄癀(莪术、山慈菇、黄药子、鳖甲、黄芪、僵蚕、天花粉、重楼、冰片、人工牛黄十味)每次lg,每日3次。汤药:A19/9/10/4/40太子参30g白术10g茯苓10g白英30g瞿麦20g龙葵 30g蛇莓30g半枝莲30g黄柏14g延胡索10g土茯苓30g大、小蓟各30g仙鹤草 30g竹茹、竹叶各10g甘草6g。患者坚持连续治疗14个月,目前症状基本稳定,肿瘤较前缩小,与正常人一样生活,精神饱满,活动自如。曾多次来信表示感谢。
        唐代田,男,46岁,成都。1995年秋末冬初血尿,继则腰痛,俯仰艰难,止血之药不起作用,治风湿腰痛之药都不见效果。透片检查,整个左腰为癌掩盖。某某医院说:只有摘除换肾。他单位职工医院院长乃对唐代田说:即使换去了肾,也不能保证癌不复发。况急切找不到适合好肾。建议去找老中医服中药。该院长及其家属送他到我处求治。院长直截了当的说:这个病我们除了手术化疗外,别无办法。患者已经清楚,好得他性情开朗,无所畏惧。就放心大胆的给他治疗吧,患者说:生死顺其自然,我早已置之度外,但有病总得医呀。总不能坐以待毙嘛。好好歹歹,我不怨天尤人的。诊断:面浮脸肿,腰痛脚肿,尿血咯血,脉沉滞。辨证:肾阳虚,水湿重,痰瘀交阻,癌乃乘之。治则:温阳利水,化痰逐瘀抗癌。处方:熟地12g附片30g茯苓15g泽泻15g玄参15g牡蛎30g贝母15g夏枯草50g玳瑁15g龟板15g全虫12g半枝莲30g灵芝菌30g蛇舌草60g。上方服下无不良反应,服五剂又来转方,我诊脉后说:药已对症,原方不动,加西黄丸再服。西黄丸每天一管,中药两天一剂。来转十五次处方,我都本着化痰利气,温肾利水,逐瘀抗癌十二个字的方针进行处理。治疗八个月的时间,一切症状消失,透视为两个肾大小基本一样,检查末查见癌细胞。结论痊愈。今已11年健在。
        许xx,女,74岁,退休,2010年4月17日初诊。主诉:无痛性肉眼血尿3个月余,病史:患者于3个月前出现无痛性肉眼血尿,无发热及尿频、尿急等症状,于复兴医院查腹部CT示右肾占位,大小4cm X Scm.考虑肿瘤;胸片及B超检查未见远处转移。随后在医科院肿瘤医院行右肾癌切除术,术后病理示乳头状移行细胞癌,淋巴结转移2/7。术后未行生物治疗等其他治疗。现症:疲倦乏力,头汗出,腰痛,潮热汗出,大便困难,2-3日一行,眠可。舌质红,苔少,脉弦。中医诊断:肾积,阴虚毒蕴证。西医诊断:右肾癌全切除术后,乳头状腺癌。治法:滋阴补肾,解毒化瘀。处方:熟地15g砂仁3g山药 15g山萸肉15g土茯苓20g猪苓15g生白术15g肉桂5g龙葵15g白英15g生苡仁20g炒三仙30g女贞子 15g肉苁蓉15g,甘草 6g。西黄解毒胶囊0.5,每日3次,软坚消瘤片 lg,每日3次。按语:肾癌主要是肾气精血不足,湿热、瘀毒蕴结所致,病位在腰腹,与肾、膀胱、脾、肝关系密切。肾癌并发症主要为出血,表现为间歇性无痛肉眼血尿。该例患者年龄较大,  由于其他原因导致正气受损,肾气渐衰,易为邪毒所侵。肾为先天之本,肾气亏虚,脾阳不振,水湿内停,久而成毒。方中熟地黄、山 药、山 萸肉、女贞子为补益肾精血之品,治疗肾癌之本源;生白术、砂仁、炒三仙益气健脾、消食健胃,共同顾护先后天之本;肉苁蓉温补肾阳;猪苓利湿通淋、通调水道;土茯苓、龙。、白荚、生薏苡仁为清热解毒、利湿化瘀之品,治疗病之标。因肾癌常为湿热、瘀毒蕴结所致,合用西黄解毒胶囊及软坚消瘤片,加强祛邪之力。本例患者采用辨病与辨证、扶正与祛邪相结合的治疗方法,患者服用一段时间后诸症均减,有效地提高了机体免疫力,提高了生活质量,获得了长期生存。
 


         更多病例在整理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