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中堂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历代名医 > 现代名医 >  > 正文

郭应禄

2017-05-16 12:03正中堂正中堂

郭应禄

    郭应禄:1930年生于山西定襄县。1956年毕业于北京医学院医疗系,1959年至1963年在该学院攻读泌尿外科研究生,毕业后在原北京医科大学工作至今。1978年积极参与建立了国内第一个泌尿外科研究所并担任所长;1982年开创ESWL技术用于治疗肾结石,并首创俯卧位治疗输尿管结石;1985年完成首例同卵双生者之间的肾移植;80年代率先开展经尿道输尿管镜、经皮肾镜和腹腔镜的微创手术;1995年创建中华医学会男科学会并任主任委员;主编8部医学专著,发表论文232篇,获成果20项。1999年当选为中国工程院院士。
  
  令人有点惊异,面前这位古稀之年的老者上午刚给病人做过手术,下午又查了病房,竟仍神采奕奕。在郭应禄的办公室里,我们的访谈在纷至沓来找他的电话和敲门声中进行着。
  
  要说郭应禄主刀的肾上腺手术无论是例数还是在术后效果均居国际领先水平。当谈及此事,他眯眼一笑说,自己不过比别人在临床上多做了些。文革时,郭应禄所在的医院里意外地出了一起肾上腺手术事故,对此造反派铺天盖地贴起了大字报,又因此类手术的保险系数不是很大,如做不好病人会有生命危险,一时间人心惶惶,无人敢接收此类病人。看到越来越多的患者来医院却得不到帮助,郭应禄主动请缨承担这类手术。我问:“那个时候您做别人不敢做的事,自己就一点也不胆怯吗?”他说,当时考虑更多的是病人,考虑的是自己如何提高医术。为此,郭应禄多少次反复阅读有关书籍,并在术前一一做好手术中各种可能的突发情况的应对,防患于未然,这样站在手术台前就很自信了。
  
  郭应禄潜心钻研泌尿外科事业已经40多年,进行了多项开创性的工作,其中最值得一提的是,1982年他开创了为国内大批肾结石患者免除手术开刀痛苦的体外冲击波碎石技术(ESWL),郭应禄告诉记者,这完全源于一次偶然。
  
  1980年5月,郭应禄到美国考察途中,在一个学术会议的论文摘要中看到一则关于德国正在研究如何利用冲击波治疗肾结石的新技术,回国后,他对中科院声学所的吕凤林同志说起此事,两人竟一拍即合。这次声学与医学的偶然碰撞,交汇出我国自行研制的第一台ESWL试验样机,它利用冲击波在人体外准确将体内结石击成粉末,一举改变了肾结石手术必须开刀治疗的传统,给病患者带来了福音。可谁曾想到,这台样机是诞生在北大医院的一个四面透风的旧车库里。由于声波在水中传播能量不会衰减,治疗时,人要浸泡在近一吨容量的水槽中,为保持水温,郭应禄便一桶一桶提水加温。ESWL技术在临床应用中取得了很好的效果,但由于骨盆的阻挡,对输尿管中下段结石一时难以奏效。为攻克这个难题,郭应禄接着进行了艰苦的攻关,通过大量的临床实践,于1987年在世界上率先提出了俯卧位ESWL治疗方法,极大地拓展了这项技术的应用范围。
  
  回想自己走过的人生历程,郭应禄感到基本上算是顺利。也许是受外科医生父亲的熏陶,他打小就向往长大后能做一名医生。1956年从北京医学院(原北京医科大学前身)毕业参加工作后,他把真正做一名好医生视为自己毕生追求的目标。他认为今生的最幸,是能够得益于我国著名泌尿外科奠基人吴阶平院士的言传身教,自己受益匪浅的不仅是吴阶平高超的医术,还有他为人师表的高尚品格。
  
  和郭应禄聊天,他平和的语调、平实的话语、间或幽默,让人感到似乎他在工作中从不会迁怒别人。但我听说,这位平和的院士,发起火来也是很惊人的。一次,一位研究生把从病人体内取出的结石弄丢了,也不把事情讲清,随便拣了一块石头来供术后研究。最后大家闹了好半天,才弄清楚这个奇怪的“结石”是来自天然。郭应禄得知后十分气愤,认为这样做是对医学不负责任,是做人不诚实的问题,硬是把那个研究生给骂哭了,直到他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为止。
  
  郭应禄经常鼓励手下的年轻人,在事业上不能什么都等和靠,应该有点“野心”。他说,1978年,为筹建我国第一个泌尿外科研究所尽管当时他还是一名普通医生,但他不顾人微言轻,献计献策,四处奔走,使原北京医科大学泌尿外科发展到现在的集医、教、研、防为一体的国内首屈一指的研究所。
  
  而今,郭应禄的理想依旧豪迈,他到2020年的目标是,让我国的泌尿外科水平跻身国际领先行列。他说,目前我国与国外在整体水平上尚存差距,要赶超的话,恐怕不能定位在“赶”字上,因为大家都在发展,这之间的距离总是存在着。我们只有在“超”字上下功夫,他理解,“超”即是创新,为此他做了大量很有远见的工作。
  
  他陆续从国外请来许多客座教授,其中大多是华人,为的是得到国外医学方面最新的核心技术。1995年在郭应禄的倡导下,我国先后成立了吴阶平泌尿外科医学基金会和北京医科大学泌尿外科培训中心,为培养知识面广、工作能力强和素质好的专业骨干做了大量工作。1997年他启动了泌尿外科人才工程,计划5年内使80%的泌尿外科医师接受医学继续教育,以提高我国在这个领域的整体水平,仅1999年他就培训人员近万名。他还准备成立全球华人泌尿外科学会,将炎黄子孙的聪明才智汇集到一起,让中国人乃至全人类都能从中受益。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