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中堂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医改动态 >  > 正文

振兴中医要“放松政策”

2017-05-19 09:57正中堂正中堂

    导读:当前,中国的医政管理部门对发展中医的根本指导思想和战略方向并没有实质性地改变,仍然沿着异化性的西化中医的战略路线上走。在这个错误的发展中医的路线上,中国政府越是加大对中医异化性研究的投资和名义上的扶持力度,那么异化性地消灭中医的速度就会越快。

    无论中国的卫生部和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如何用一些中医表面繁荣的假象(诸如中医院的数量与规模、中药制药企业的数量以及“以西释中”的垃圾理论“成果”)去粉饰自己发展中医的功绩,中医在中国现代社会处于空前的衰退已经是不争的事实。面对西医在国民医疗体系中占的主体地位所带来的“看病贵、看病难”的民生问题日益严重以及国内民众对发展中医的呼声日益高涨,中国政府为了显示发展中医的决心和实际行动,不断地加大所谓的“发展中医”的资金投入。
  但随着近年来中国政府投入发展中医的资金额度不断加大,我们并没有发现中医的振兴有丝毫的迹象,这就不得不让我们对国家发展中医的举措产生了根本的质疑:就在当前西医主导卫生部的医政管理体系和国家医政管理部门“以西律中”的发展中医的理念没有任何改变的情况下,中国政府继续盲目地加大发展中医药的投资能带来预期的目的吗?能真正地促进中医药的振兴吗?
  我们知道要想发展中医就必须严格遵循中医自身的文化特征和发生规律去制定相应的方针政策、发展战略方向、具体法规和相关措施。只有有了正确的方向,我们才能切实地推动中医的发展。否则大方向“差之毫厘”,所得到的结果就是“谬之千里”,国家医政管理部门只能是拿着全国纳税人的钱去瞎折腾。因此,国家要想振兴中医必须首先要找准发展的思路,不能盲目地进行投资。要想走向发展中医的正确方向,必须对已经走过半个世纪的发展中医药的国家方针政策进行彻底地反思和批判,没有这个深刻认真地反思,中国的医政管理部门是难以从失败中汲取教训的。理论上这样讲,现实是很让人失望的。虽然中医已经衰微至极是铁定的事实,却没有见着中国的卫生部和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对以前和现在的发展中医的路线进行过任何实质性的反思与自我批评,有的只是用一些中医表面繁荣的假象去遮掩现实的衰败,进行自欺欺人。
  首先,回顾近半个世纪以来的中医衰败的历程,我们不难发现唯科学主义的时代精神所主导的国家中医发展方针政策一直是为了去推动“中医科学化”,文化自卑的心理导致国家医政管理部门希望通过“反主为奴”的异化路径,让中医披上一层科学的外衣走向国际化。这个自毁长城的主导思想导致了发展中医成为了大量的中医人才游离在中医理论之外用西医和现代科技去肢解和异化中医理论,而不是在中医理论和中国固有文化框架内去进一步按着中医的文化特征和发生规律拓展中医理论。
  其次,同样是在唯科学主义的主导下,国家医政管理部门以西医为标准,盲目地从教育和管理体制上“以西律中”,把中医纳入了一个与其具有本质不同的西医管理体系之中,导致了现行的中医教育和管理体制完全违背了中医自身的文化特征和发生规律,扭曲了中医的发展,继而使得中医队伍大量萎缩、医疗水平空前走低,以致中医医疗阵地急剧丧失。
  国家医政管理部门本应该在中医已经衰微至极的情况下,彻底反思近半个世纪的发展中医的错误路线,继而从发展中医的指导思想、教育和管理体制上进行大刀阔斧地改革,以便全面地振兴中医。在指导思想上,要本着一种文化多元化的思想破除当前仍在上升的唯科学主义的迷信,把中医与西医和现代科技放置在同一水平上,走“中西医并重”的发展方针,使中医的发展脱离“中医现代化”和“科学化”的错误路线。在教育和管理体制上,要遵循中医自身的文化特征和发生规律,革除那些强加在中医身上的西医体制,给中医在政策上进行放生,使其有一个自由的发生空间,以便能够自主发展,比如取消《执业医师法》对民间中医行医的不合理限制,取消各个地方对中医私人诊所开办的限量“规划”,取消《处方权管理办法》对广大中医学生毕业后处方权的硬性规定等。只要这些不合理的限制能够被取消,能够完全地遵循中医自身的发生规律和文化特征,那么根本不需要国家一分钱的投资,大量的民间中医就会从民间自发地生长出来,主动地去维护中国人的健康。
  有了这样的反省和认识,我们就不难看出中国政府的这种盲目投资不仅对发展中医没有任何作用,而且还会加大中医队伍异化性消亡的速度。当前,中国的医政管理部门对发展中医的根本指导思想和战略方向并没有实质性地改变,仍然沿着异化性的西化中医的战略路线上走。在这个错误的发展中医的路线上,中国政府越是加大对中医异化性研究的投资和名义上的扶持力度,那么异化性地消灭中医的速度就会越快。只要我们对这些投资稍微做一下了解,就不难发现国家对发展中医的投资都主要用在哪些方面?
  一、支持用西医和现代科技研究中医理论的科学化研究项目。资金主要是支持那些高等中医药院校和中医药研究所阐释中医药理论而进行的生理、药理和病理的各种试验,包括试验场所的建设、试验设施设备的购置以及在实验过程中所发生的诸多费用。
  二、支持中医院(尤其是国家中医药品临床研究基地)的建设。国家把大量的资金拨付给中医院用于医疗场所、设施以及西医仪器设备的购置,这样的建设与其是说在支持中医,不如说是在支持中医院的西化,继而推动中医的西化。
  当中国政府仍然把发展中医的指导思想放在用现代科技去阐释中医的科学内涵时,当中国政府仍然企图通过中医的科学化改造而走向现代化与国际化时,中国政府的这种盲目投资就不是在扭转中医的发展颓势,而是让中医在一个错误的衰败之路上越走越远。它注定是一条浪费国家钱财的不归路。
  因此,在中医日趋衰败的今天,中国政府真要想振兴中医,不是要在一个近百年来由唯科学主义所导致的错误的发展路线上错误地加大投资,而是要彻底反思这个错误的发展路线,从根本上消除那些“以西律中”错误政策和法规,让中医的发展自由地遵循自己的文化特征和发生规律。
  从政策上松绑中医,不仅可以节省国家的资金,更会让中医在民间自由地茁壮地成长。
  国家医政管理部门放生中医之时,也就是中医开始振兴之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