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中堂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医患之声 > 患者之声 >  > 正文

手术失误 不给病历致患者维权难

2017-05-23 11:55正中堂正中堂

阜外医院手术失误 不给病历致患者维权难

(发布时间: 2006-6-30 10:22:00 来自:华夏时报)

   深度提示

  一名天真活泼的5岁小女孩4年前慕名来到北京一家三等甲级专业心血管医院治疗心脏病,手术3年,孩子的家长偶然发现手术可能存在失误,家长认为,医院4年来一直在隐瞒孩子的病情。

  医院在患者质疑其隐瞒患者病情、要求做医疗事故鉴定时,却无法提供患者的病历,致使患者申请做医疗事故鉴定被终止。目前,医院不为患者提供病历已经成为业内的一个普遍现象,由此导致的患者维权难也绝不仅仅是个案。

  6月9日,当秦皇岛市抚宁县的张学猛在北京西城区人民法院拿到一审胜诉判决后,他怎么也高兴不起来。法院判决4年前为其女儿做心脏病手术的北京阜外心血管病医院赔偿他们1万元精神损失费,对这一判决,张学猛并不满意。“明明是他们的失误,怎么要我们承担后果!”张学猛很不解:“医院无法提供病历,造成我们无法申请医疗事故鉴定,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他表示还会上诉,“既为了治好自己女儿的病,也为了讨个说法”。

  进京求医:慕名选定阜外心血管病医院

  2001年8月30日,张学猛给当时只有8个月大的女儿小名名(化名)看病时,被秦皇岛人民医院诊断为先天性心脏病。 
    经多方打听后,决定将女儿送进在国内较为知名的中国医学科学院北京阜外心血管医院进行治疗。

  被诊断为先天性心脏病

  2001年11月14日,张学猛带着女儿和秦皇岛人民医院做出的诊断书找到了北京阜外医院。经阜外医院门诊一医生检查,当时只有11个月大的小名名被诊断为“先天性心脏病,肺动脉瓣狭窄,卵圆孔未闭,房水平向左分流”。“诊断后,接待我们的那位医生(经记者调查,该医生系阜外医院心外科的凤医生)建议我先回家准备准备,带2万余元治疗费再来北京阜外医院进行手术,他并说来了后直接找他(凤某)就行了,并给了我一个电话号码。”张学猛说。

  女儿被转送分院手术

  张学猛说,2001年12月3日,他带着不满1岁的女儿小名名再次来到了北京阜外医院,接待他的医生凤某一再建议他带着孩子去北京阜外医院设在“中铁建医院”的分院做手术。这位医生告诉他,虽然那里(中铁建医院)是分院,但设备和技术人员都是阜外医院总院的,而且在分院做手术的价格比总院做便宜一些,不用预约排队。该医生还告诉他,就算是在总院做手术,但也有可能是实习生给做,但分院是主任医师沈某某给孩子做手术。于是,他与河北乐亭县来该院给孩子做心脏病手术的患者家属高晓海一起被一辆面包车送去了“中铁建医院”的阜外医院分院。张学猛的这一说法,记者从河北乐亭县的高晓海处得到了证实。

  术后检查为一切正常

  2001年12月7日,阜外医院心外科的主任医师沈某某在“中铁建医院”的阜外医院分院为小名名做了手术。手术前,张学猛通过阜外医院放射科的杨某某给主刀的主任医师沈某某送了500元红包,希望主刀大夫能给做好点。手术完后,小名名刚好与高晓海的孩子安排在了同一间病房。

  2001年12月14日,在小名名做完“肺动脉瓣切开+卵圆孔缝合术”手术一周后,阜外医院为小名名做了“超声心动图”检查,检查结果为一切正常,12月17日,小名名顺利出院回家。小名名出院时,张学猛通过杨某某再次给沈某某送了500元红包表示感谢,同时还送了一些秦皇岛当地的土特产等礼物。为了向记者证实他所披露的“给医生送红包”的真实性,张学猛甚至立下字据表示愿意担负完全的法律责任。

  为求证此事,记者向阜外医院党办和医患办公室提出了直接采访当事人沈医生和杨医生的要求,但阜外医院这两个部门的负责人以种种理由拒绝了记者的要求。

  发现问题

  手术医院两天内查出不同结果

  因为想生第二胎,张学猛带着已经3岁多的女儿到当地医院复查。检查结果令他大吃一惊——女儿的心脏“房间隔缺损”!他带着女儿找到北京阜外医院,医院在两天内的检查结果却从“没什么大问题”变成了“的确有点问题”。

  阜外医院复查仍一切正常

  小名名出院20余个月后的2003年8月28日,张学猛带着已经2岁零7个月的女儿来到了阜外医院(此时,“中铁建医院”的阜外医院分院已经被取消了),为小名名再次做了手术后复查。在做完“超声心动图”检查后,检查结果显示为一切正常,与2001年12月14日手术一周后的复查基本相同。

  当地医院检查发现“缺损”

  由于小名名患有心脏病,张学猛计划向当地计生部门申请生育第二胎的指标。按照计生部门的要求,张学猛于2004年8月17日带着已经3岁多的小名名来到了河北省秦皇岛市第一医院做了“超声心动图”检查。

  检查结果却令张学猛大吃一惊。因为秦皇岛市第一医院的“超声心动图”查出了小名名“房间隔缺损”,而且缺损还较大。

  阜外医院称“没大问题”

  2004年8月23日,张学猛带着小名名再一次来到阜外医院要求做“超声心动图”复查,并同时将秦皇岛市第一医院的“超声心动图”检查结果带给了检查人员看。

  “阜外医院做‘超声心动图’检查的医生在看完秦皇岛市第一医院的‘超声心动图’检查结果后对我说,秦皇岛医院的技术水平哪能和阜外医院比啊,孩子没什么大问题,0.1mm的缺损,不影响孩子的发育,过两年你再带孩子来复查一下,没什么问题的话你就不用老来复查了,绝对没问题,有问题你再来。”张学猛说。

  安贞医院认为“有问题”

  张学猛说,离开阜外医院后,他回忆了整个在阜外医院就医的过程,越想越不放心,2004年8月24日下午他就带着女儿和在阜外医院就诊的资料来到了北京市安贞医院儿童心血管病中心,为小名名做了“超声心动图”检查。检查结束后,安贞医院的医生告诉他说:“孩子有问题,房间隔缺损,你赶紧去找阜外医院吧。”

  当他要求安贞医院的医生给他出诊断书时,对方拒绝了,只是建议他直接去找阜外医院。在他的强烈要求下,安贞医院为他出具了“术后房间隔缺损Ⅱ孔”的诊断书。

  阜外医院承认“的确有问题”

  张学猛说,他拿到安贞医院的诊断书后非常气愤,便立即带着女儿找到了阜外医院,准备找23日给小名名做“超声心动图”的医生,由于那名医生没在,他便找到了该医生所在科室的主任。该主任听了他的反映后对他说:“你明天(2004年8月25日)上午来,我亲自重新给你检查一遍。”

  张学猛说,8月25日上午,检查结束后,该主任把他叫到办公室说:“孩子的确有点问题,至于上次为什么没检查出来,我会调查的。”对簿公堂

  院方被判病历管理有过失

  因阜外医院未能按照规定提供患者的病例资料,张学猛提出的医疗事故技术鉴定申请被拒,他将阜外医院告上法院。法院认为,阜外医院对患者病历管理有过失,判阜外医院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1万元。

  医疗事故鉴定被终止

  当张学猛要求医院承担责任,免费为女儿治疗时,对方让他去找医院行政科。

  而张学猛在该院行政科得到的答复却是——“你可以先去北京市西城区卫生局申请医疗事故鉴定,在鉴定结果未出来之前,医院不会承担任何责任”。

  2005年4月30日,张学猛正式向北京市西城区卫生局申请了医疗事故鉴定,对方5月9日正式受理了申请。

  2005年9月22日,张学猛却收到了北京市西城区卫生局的“终止小名名案例医疗事故技术鉴定通知”。该通知说由于阜外医院未能按照规定提供患者小名名的病例资料,西城区医学会按照规定于2005年9月1日决定终止小名名案例医疗事故技术鉴定。

  无奈之中告上法庭

  2005年11月22日,无奈的张学猛一纸诉状将阜外医院告上了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张学猛认为阜外医院2001年12月7日为小名名做的“肺动脉瓣切开+卵圆孔缝合术”是一次失败的手术,患者白白花费了3万多元医疗费用,导致小名名不得不进行第二次手术。在他们发现问题后申请做医疗事故鉴定时,因阜外医院无法提供病历,直接造成患者无法做医疗事故鉴定。

  对此,张学猛请求西城区人民法院判决阜外医院退还他们医疗费,同时赔偿他们第二次手术费、残疾赔偿金、精神损失费、交通费等费用共计15万余元。

  医院庭上称手术效果好

  小名名的主刀大夫、阜外医院主任医师沈某某以被告(阜外医院)的委托代理人的身份出了庭。阜外医院认为,2001年12月14日他们对手术后一周的小名名做了一次“超声心动图”检查,总体情况正常,证明手术取得了良好的效果。2003年8月23日到他们医院做“超声心动图”复诊检查时,总体情况也算正常,只是肺动脉瓣有一点返流。

  阜外医院认为,小名名是手术3年后出现的问题,应该是小名名体质及病情发展所致,小名名的状态不足以证明是手术造成的。

  法院判医院赔偿1万元

  西城区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阜外医院在对小名名的病历管理中有过失,阜外医院的医疗行为中的缺陷与小名名目前的状况有间接因果关系,阜外医院的医疗行为中存在过错,应负部分责任,应依法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

  由于张学猛无法提供在阜外医院手术期间的医疗、住宿、交通等其他相关费用单据,故法院不支持张学猛要求阜外医院退还医疗费用的请求。

  同时经法院委托的北京盛唐法医学司法鉴定所对小名名的鉴定认为小名名目前暂时无需进行手术治疗,但不排除今后需要进行手术治疗。所以对张学猛请求阜外医院赔付第二次手术费的请求未做处理,建议张学猛在手术发生后再另案处理。

  经法院委托的北京盛唐法医学司法鉴定所对小名名的鉴定,认为小名名目前的状况不构成伤残等级,所以法院对于张学猛要求阜外医院给付伤残赔偿金的请求也未予以支持。

  但法院认为阜外医院在对小名名的治疗的医疗行为中存在一定过错,给小名名和亲属造成了一定程度上的精神损失。2006年6月9日,西城区人民法院做出了一审判决,判决阜外医院赔偿小名名精神损害抚慰金10000元。

  对于一审的判决结果张学猛并不满意,他表示一定会上诉的,目前他正在做相关上诉准备。

  判决书未说明“病历问题”

  在法院的判决书中,记者没有发现关于阜外医院究竟为何不能提供患者病历的说明,只称“阜外医院无法提供病历”。记者又联系西城区人民法院,欲就此案采访主审法官,但未果。对话院方

  医院相关负责人闭口不谈病历问题

  13日上午,记者来到了中国医学科学院阜外心血管病医院,想就此事件采访该院相关负责人。对于阜外医院为什么无法提供患者病历的问题,几位负责人都不作直接回答。

  医院表示尊重法院判决

  记者辗转见到了该院党办万(音)主任、医务处负责人李惠君和医患办公室负责人于(音)女士,他们向记者简单介绍了一些情况。

  于女士告诉记者,阜外医院设在“中铁建医院”的分院的确是阜外医院的一个外设病房,不存在挂靠个人门诊的问题。对于阜外医院为什么无法提供小名名病历等问题,于女士没能直接回答记者,只是一再强调,阜外医院相信法院的公正,尊重法院的判决,一切都以判决为准。

  对于记者欲当面采访小名名的主刀医生沈某某和接诊医生凤某的请求,阜外医院的党办和医患办公室的负责人予以了拒绝。

  “患者就诊分院并非挂靠”

  华夏深度记者:阜外医院为何无法向西城区卫生局、西城区医学会提供患者小名名的病历?是由于贵医院保管不当而丢失了吗?

  阜外医院医患办公室的负责人于女士(以下简称于):病历等所有治疗过程的资料患者手上都有,打官司前,患者曾在那边的分院复印了部分病历。这个问题比较复杂,关于为什么医院无法提供病历的问题,我们已经在庭审中向法官做了说明。

  华夏深度记者:给小名名做手术的阜外医院“中铁建医院”分院是阜外医院的外设分院还是承包给个人的挂靠门诊?

  于:“中铁建医院”的阜外医院是阜外医院的一个外设病房,绝对不是承包出去的挂靠门诊。关于这一点,在案件审理期间,我们也向法院提供过相关证明。

  华夏深度记者:“中铁建医院”的阜外医院既然是阜外医院的一个外设病房,为什么他们那里也有独立的收费处?

  于:那里的收费处是我们为了方便患者交治疗费用而设的,收费人员全部是阜外医院财务室派去的。

  华夏深度记者:也就是说患者在“中铁建医院”的阜外医院外设病房治疗和在阜外医院治疗,患者所需要承担的治疗费用、享受的待遇完全是一样的?

  于:这个事情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我也记不太清楚了,患者在法院审理期间就这个问题也进行了取证,他很清楚,你可以去问他。专家声音

  心血管外科专家:手术可能存在遗漏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中国医学会会员、国内知名心血管外科教授告诉记者,从医学技术层面上讲,小名名出现“房间隔缺损”的问题不可能是手术后因身体原因造成,不存在手术后长出来的说法,可能是手术中的遗漏造成的。

  他还表示,这个问题不是很大的医疗事故,属于后发症,患者在40岁之前是不会发生病情,但50岁以后有可能随时会引发病症。解决这个问题也很简单,只要再做个封堵手术就可以解决了,做这个手术大概需要1—2万元医疗费用。

  律师:医院举证不能,应负直接责任

  北京市国源律师事务所专职律师、中国卫生法学会会员、北京市律师协会医疗法律专业委员会委员吴俊认为:在此案中,作为被告的阜外医院应该进行举证倒置,来辩护医院无过错。但事实上医院无法向西城区医学会提供完整的患者病历,直接导致相应的医疗事故鉴定无法完成。阜外医院未完成举证义务,无法证明自己没有过错,属于举证不能,所以应该承担直接责任。

  吴俊表示,“房间隔缺损”有可能导致循环功能受到影响,对身体会造成一定的影响。这是一个人为因素造成医疗问题,不是可能还需要手术,而是一定要手术的。关于退还医疗费和赔偿交通、住宿等费用的问题,作为原告的患者是有义务向法庭提供相关费用单据的。但由于时间的原因,这些单据实在找不到的情况下,患者当时治疗花费了多少钱,医院的财务账目里应该是有存根的,法院也有义务帮助原告去医院财务部门调查取证。